Farewell-半烟

Wit beyond measure is man's greatest treasure.

这几天赶作业大概不更...如果可以我尽量熬夜努力一下。

至少到过年之后

虽然可能没人看但是还要说一下。


【多cp】命运(三)

·晚了致歉

·私设,ooc,本章小蛛配奇友情向?tag统一了致歉

·我很无知,请求不要深究

·重梗有可能,一些文字和其他文章有重复也不是没有可能,提醒后可能会修改,但抄袭是不可能,饿死也不会抄袭,用人品保证不会抄袭

·禁止私自转载







星球上没有风的存在,所有并没有所谓的风沙。眼前所见不过一片茫茫,死气沉沉。复联的众人们怀着心事踽踽前行,他没有目标,只能不断寻找。

Wanda是第一个撑不住的,这段发生的种种事情压垮了这个年轻的姑娘。她坐在地上大口喝着瓶子里的水。幻视握着她的手,担忧地看向钢铁侠。Tony清了清嗓子,提议大家休息一下。

Loki不屑地看着疲惫不堪的蝼蚁们,明智地选择没有出声讥讽。他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蹲在地上,利落地抽出小刀在石头上刻了一个标记。

一回头,看见Bucky一动不动地站在不远处,痴痴地不知道望着什么。胖乎乎地还挺可爱。Loki突然有了逗逗他的想法。

“喂,小胖子,看什么呢?”小王子走过去自然地将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眨了眨他迷惑性的眼睛,顺手掐了一把对方的脸。

Bucky愣了一下,向着所视之处指了指:“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

Loki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这个星球不知一个裂痕,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了看。

这特么…






“滴答”

“滴答”

“啪嗒”

有什么东西掉在了Peter的手上。还有点粘稠,就像……Peter觉得心凉了半截。

“快跑!”Stephen的一声大喊拯救了Peter的蜘蛛感应。少年向左翻滚了一下,身侧一只大木棒应声落地。

“别愣神!”一只大手抓住了Peter的手掌,带着他向前奔跑。另一只手竟然握着一只手电筒,隐隐约约放发着光使两人不会摔倒。

“博士你为什么…”Stephen打断了Peter的提问,塞给了少年另一只手电筒:“这里好像有未知的屏障,我无法使用法术。”

路上崎岖不平,Peter好几次险些摔倒。感觉好像跑出来很远,少年才敢战战兢兢地转头,借着手电筒看到了庞然大物的模样:

怪物大约有三层楼那么高,庞大的身躯像一堵墙——但这也使他移动得很笨重。身体承灰色,看起来脏兮兮的。只有一只眼睛高高在上,没有鼻子,嘴巴占了脸的绝大部分,几颗大獠牙裸露在外。脚掌宽大每次落在地上Peter都会担心会不会震塌整个空间。右手握着一个大木棒,习惯性击碎经过之处所有的障碍物。

——傻里傻气的,但强壮得可怕。

看着破碎的石块Peter后知后觉自己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刚才在黑暗中看不清来者是什么怪物,但是已经深刻的感受到其危险,多亏了奇异博士,Peter感叹。

Peter回过神跟着Stephen狂奔,一块大石头横在中间,Peter看到了它,但在迈过去的时候,不知为何被绊倒了。

少年们快速爬起来,他不想拖了奇异博士的后腿。但这一摔,硬生生减小了怪物与两个人的距离。

再次奔跑,左脚,右脚…

“啊!”一阵刺痛顺着神经末梢爬向Peter的大脑,刚才的意外伤到了他的脚踝。博士感受到手掌的坠落,不得不停了下来。少年尝试使用蜘蛛丝,在空荡荡的手腕让他的的确确地慌了。

他也无法使用能力了。

眼看着怪物越来越近,Peter只得大喊:“博士,不要管我,你快跑!”

Stephen没有说话,转身将少年背起,开玩笑,他要是把Peter丢在这里,钢铁侠的掌心炮他肯定拦不住。

希望我们躲过这一劫。Stephen叹了一口气。


【狮盾×詹巴基】pwp点梗

我真是个变态少女◔̯◔

跟姐妹讨论得来的她说要保持清纯高中生(bu)的形象所以不艾特了

跟她讨论的有点补充


复联三那位狮盾因为巴基的牺牲非常伤心,后来他们尝试穿越改变过去,轮到狮盾出现了问题,穿越回了当年看到了詹巴基,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于是把他酱酱酿酿…

姐妹还说3p也挺好(什么清纯高中生啊真是)




以上。重梗致歉。

【多cp】命运(二)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无知使我迷茫

·私设,ooc,本章cp主铁虫,tag统一了致歉

·求你们别深究

·重梗有可能,一些文字和其他文章有重复也不是没有可能,提醒后可能会修改,但抄袭是不可能,饿死也不会抄袭,用人品保证不会抄袭

·禁止私自转载

蓝色的星球在视线范围内渐渐缩小,一偏头便是无尽的未知。黑夜,如同黑夜一般令人心生敬畏。复联的众人们真正理解了浩瀚的含义。

此去一别,可能永远不会归来了。

畏惧?何人不会有畏惧?但真正的勇气,是心怀畏惧仍然选择前行。

“Duang”

“嗷!”

正在闭目养神的Tony猛地睁眼,从沙发上蹦起来。

“Peter!”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心虚地低下了头。

“都让你不要来了,”Tony皱眉,“你要是出事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Mr. Stark。”少年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已经可以保护自己了。”

Tony叹了一口气,将手搭在Peter的肩膀上 ,看着面前意气风发的无所畏惧的少年挤出一个笑容。

“本不让你来是出于你的安全着想,但既然你来了,

“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你。”

“根据地图来看,”Banner喊道,“前面就是那个星…”话音未落,飞船突然一阵晃动,众人瞬间扑倒在地。

眼前的星球仿佛是被一层厚厚的雾笼罩,看不清下面的任何事物。在未知的同时让人心生恐惧。

晃动突然停止,众人松了一口气,刚爬起来,飞船突然开始向星球坠落。

“砰”

“咣”

“啪”

“啊啊啊啊啊啊!!!”

Thor是第一个爬起来的,作为神祗的他往往能最快对意外情况做出反应。他轻轻推醒了自己的弟弟。Steve也很快醒来叫醒Bucky。Tony抓住身边少年的手将他拉起。

偌大的星球一望无垠,表面被和地球很像的沙土状物体覆盖着,没有植物,没有生物,死气沉沉让人怀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这个地方哪里像是会开花的啊喂!

众人坐在地上,刚开始就收到了这么大的见面礼,打的他们猝不及防。

一蹶不振?那是失败者的标志。

对于英雄来说,永不放弃才是他们的座右铭。

Stephen看着互相依偎的一对对小情侣,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瞎,主动远离的一点,看着茫茫的大地怀疑人生。

视线所及范围中央,有什么东西闪了闪。

Stephen僵住一秒,揉了揉眼睛。

有什么东西闪了闪。

自己没瞎。Stephen走向那个东西。

“博士!”眼尖的Peter喊道,“你去哪?”所有人刷刷看向了奇异博士。

而我们无比勇敢无比智慧的至尊法师,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消失了。

“博士!!!”Peter松开了Tony紧握着他的手掌,奔向奇异博士消失的地方。

于是他也消失了。

Natasha按住了身边跃跃欲试的Wanda,担心的看向愣神的Tony。

对方望着自己的手掌,少年掌心的温度仍留存。

差一点就抓住了。他回忆。如果少年出什么事,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别担心。”Natasha安慰道,“他不会有事的。”

“是的。”一直观察四周的Loki突然插嘴,“如果没看错,这个星球的表面有一个裂痕,通往地下。他们应该是掉进裂痕里了。”

“啊!”Peter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突然觉得被一个柔软的东西接住。

“你跟我来干什么。”Stephen的声音旁边传来。他的小斗篷将Peter放在地上,乖巧地回到了博士身后。

Peter刚要答话,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滴答…滴答…”

“那是什么?”

【多cp】命运(一)

·cp初定锤基盾冬铁虫绿寡幻红

·可能是中长篇?随缘更新

·不够严谨请勿深究谢谢合作

·很中二,私设有,ooc有

·重梗有可能,一些文字和其他文章有重复也不是没有可能,提醒后可能会修改,但抄袭是不可能,饿死也不会抄袭,用人品保证不会抄袭

·禁止私自转载

假期第一天。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向了Peter Parker的床上,这位高中生强忍困意揉了揉眼睛,一边立志在假期更加努力一边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打开手机。

凌晨一点钟。

Peter觉得自己瞎了,仔细去看了看。

凌晨一点钟。

Peter彻底清醒了。

什么情况才凌晨一点吗难怪我这么困不对不对凌晨一点怎么会有阳光会不会是我瞎了…

他看着外面的大太阳,沉默。

是不是手机坏了?Peter快速换好衣服冲出卧室门,看向钟表再次陷入沉默。

凌晨一点钟。



Peter坐在复联大厦的沙发上,对面是一脸严肃的美国队长,旁边是冬兵,在看着Steve一脸严肃。Natasha盯着前面的茶几沉思,Banner靠着墙盯着自己的脚尖。Mr.Stark看向一脸愧疚的绯红女巫,对方的小男友安抚地靠在她身边。

尴尬蔓延了整个屋子。

最终是Peter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Tony才发声:

“你是说,你的魔力又失控了,现在整个世界都出现了混乱?”

“…我会弥补的。”小女巫带着哭腔。

Tony扶额。

“事况紧急吗?”

“已经出现问题了。”盯着手机屏幕的Natasha突然说道,“交通被禁止,资源开始枯竭…人心惶惶。”

Natasha关闭手机,看向Tony的眼睛:“必须尽快加以控制。”

Wanda看起来更愧疚了。

Tony咬咬牙,“Friday,通知Thor和他的混蛋弟弟,尽快赶来。”



Loki津津有味地把玩着在茶几上方乱晃的杯子,Thor看着杯子有点头晕,在纠结是否要提醒他快点进入正题。

Loki突然站了起来,把Thor吓了一跳。

“这件事很棘手。”Loki向Thor投来一个不加掩饰的鄙夷神情,“小女巫的魔法似乎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就我现在的知识储备还没有可以解决的办法——而阿斯加德的图书馆也几乎全毁。”

“那怎么办?”Thor焦急地问道。

“不要插嘴。”小王子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中庭好像还有个二流法师吧?”



Stephen本来拿着一杯茶,手捧一本书,打算享受这个没有人打扰的美好的下午。

圣殿没有收到干扰,所以他并不知道发生了浩劫。

啊,阳光真好。

“砰!”

偏偏总有些不速之客。

Stephen看着面前的众人还是有些憋屈,真是的,自己堂堂一个至尊法师,总是被要求帮忙解决这些意外。

王忽略了Stephen的眼神求助,出去买小甜饼了。

“喂,二流法师。你这里有没有关于解咒的书?”

Stephen被Thor拉着才放弃了去教训教训这个恶作剧之神的想法,递过去一本书。

Loki伸手接过,快速翻阅。“我们需要找一个叫命运之花的东西。”顿了顿,继续说:“此花可以解时间所有的咒,许多人穷尽一生终于远远望见,偏偏无人可以得到,具体的原因永远是个谜。”

合上书,Loki在房间里踱步。“它生在宇宙中一个荒芜的星球,目前还没有被命名。”抬起头,望向神色严肃的众人。

“只有这一个办法了。”Steve首先发声,“拼尽全力也要得到命运之花。”他向前走了两步伸出手,“还有谁和我一起?”

身边的Bucky毫不犹豫地将将手搭在Steve的上面,Thor一脸正色表示参与,Wanda哆嗦着也将手放了上去,幻视紧随其后,Natasha伸出手。

“虽然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是…”Banner看了一眼Natasha,将手放在上边,Stephen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手:“保护地球是我的责任,圣殿可以让王守护。”Tony翻了个白眼也将手放了上去。

“我也要去…”Peter的手刚伸出一半就被Tony阻拦了,“Mr.Stark!我可以!”

Tony看着Peter委屈巴巴的眼神不为所动:“你还小,你不了解这个事情的危险性。”

“不,Mr.Stark,永远躲在你们后面我就不会有所成长…”

“让他去吧,吾友。”Peter感激地看了一眼Thor,“我们可以保护他。”

“不行,这件事我说了算。”Tony严厉地盯着Peter的眼睛,“我一会就把你送回家。”

Peter只得在一旁生闷气。

“Clint?”“Clint要去陪他的妻子和孩子。”Natasha说道。

Tony环视了整个房间,忽略掉Peter就只剩Loki一人。

“你呢小鹿斑比?”

Loki冷哼一声。

“他也去。”Thor插嘴,抓住Loki拔刀的手,看着对方的眼睛:“我们不能缺少你。”

Loki的耳朵罕见地红了一下,将手放了上去。“我可不是因为你。”

Banner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笑意,被Loki一记眼刀不敢说话。

“我们所有人都要安然无恙地归来。”美国队长自信地说,“记住,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叉泽】pwp点梗

太太们好这里又来pwp梗了

首先是那个春y分攻受的沙雕设定。

朗姆洛和泽莫是一对刚在一起的cp,然后对攻受问题产生了争执。

朗姆洛:当然我是攻了我这么强壮。

泽莫:当然我是攻了我这么聪明。

某一天终于忍不住了决定用春y赌一把,结果各位已经知道了。

嗯,以上。

【盾冬】缘分

·本文校园AU,  ooc,恋爱脑,无厘头,沙雕向,一点也不严谨,请勿深究

·鸽了无数天出来这么个玩意儿,怀疑自己在写啥

·纪念自己曾经逝去的手机君

·重梗有可能,一些文字和其他文章有重复也不是没有可能,提醒后可能会修改,但抄袭是不可能,饿死也不会抄袭,用人品保证不会抄袭

·禁止私自转载


1.

艹。

——这是Bucky意识到自己将手机落到出租车时唯一的想法。

让我们把时间推移。




2.

众所周知,Bucky Barnes,是布鲁克林大学的一位明星,人送外号冬兵。

Bucky拥有一大批粉丝,他认为一定是自己太酷了,并矢志不渝地坚持这一路线。但所有粉丝都心知肚明,Bucky这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啊!!!

他在生气时微微鼓起的脸,撅起的嘴,他在得意时耍酷的痞笑,让无数女友粉为之倾心,让无数妈粉为之沉醉。

这就是为什么Bucky还有一个外号叫布鲁克林一枝花,虽然他一直想不明白。

而这一天,不过是几个哥们去聚餐,恰巧他们决定打出租车回宿舍,恰巧Bucky喝多了,恰巧他最后一个下车,把手机落在出租车这件事,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Bucky算着钱陷入了沉默,他是学校的明星和他没有钱买新手机有什么冲突吗真的是。

可怜的Bucky真想大喊一声,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我?!




3.

清晨的Bucky是被Loki的呼唤声叫醒的。

Bucky哀怨地看着Loki,表示那一口李子差点就吃到了。

Loki抱着手臂站在一边,不屑地冷哼一声,还是好心的告诉了对方:

“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自称我们的校友,说坐出租车捡到了你的手机,用里面的电话号给我打的电话,”Loki没有在意Bucky越来越亮的眼神,“他约你今天晚上七点在学校的中餐馆见面。”

“太棒了!我的手机能找回来了!”

Bucky有点兴奋过度了,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Loki微微上扬的嘴角。




4.

踏进餐馆的前一刻Bucky还有点紧张。

又不是去约会,他这样安慰自己。深呼吸,踏进店里。

由于是周末,餐馆里人群嘈杂,很容易看出是好多情侣在约会——这让Bucky很尴尬。几个学生模样的服务生忙得不亦乐乎,一个个笑脸相迎,在婉拒了服务生的招待之后,Bucky陷入了迷惘。

约我的那个人,在哪里?

“Hey, Bucky!”突然传来的呼唤声使他吓了一跳。转过头,一张灿烂的笑脸映入眼帘。金色的头发和碧蓝的眼眸显得他精神抖擞。

天哪!是Steve!Bucky觉得自己的呼吸停顿了一秒。

来者叫Steve Rogers,是学生会主席,被很多人称作Captain。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男孩子,自然获得了许多人的赞赏。

Bucky作为学校的明星,参加过几次活动,自然与这个学生会主席有过接触。对方的耐心与温柔打动了Bucky的心。

Bucky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他,虽然这是个同性恋被绝大多数人接纳的时代,但Bucky还是有些害羞。

“啊啊啊是Bucky!!!”迷妹的尖叫声使Bucky回神。他向着那群粉丝做了噤声的手势并附赠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满意地听到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随即对Steve抱歉地笑了笑。

“Steve Rogers.”对方回以明媚的笑容,和Bucky握了握手,带着他来到餐馆的一角落座。

“你来点菜吧。”Steve将菜单推给他。Bucky在几番推辞后选择放弃,随便选了几道菜。

等待上菜的过程是漫长的。Bucky红着脸尝试开口:“额,Steve,我的那个…”

“噢,你说你的手机吧?”对方笑着从兜里掏出来递给对方,“多亏我捡到了,这么大了坐个出租车都能把手机落下,下次不要这么粗心哦。”

Bucky顿感脸有些发烫,舔了舔嘴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天哪!他埋怨自己,我干嘛这么粗心?Bucky已经不敢看Steve的眼睛了,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非常红。

感谢上苍。服务生送来的菜打破了尴尬的气氛。Steve绅士地将盘子向Bucky那边推了推,对方僵硬地道了声谢谢——

Bucky表示接下来的一切都过于尴尬,他不想回忆。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们告别之前,Steve突然抓住Bucky的左手交换了一下电话号码。

可恶,Bucky觉得脸又有点烫了。




5.

Bucky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宿舍,无视了Loki一脸八卦的笑容,扑到床上自闭。

我是不是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啊啊啊,Bucky纠结地想,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个粗心鬼?Bucky换了个姿势躺着,可那天我是因为喝酒了嘛!

Bucky摸着自己的左手,上面仿佛还有Steve手的余温。我要不要和他解释一下?他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敲着键盘的Loki,起身走向了卫生间。

里面没有人,周末这个时间大家都出门了吧,Bucky钻进了一个隔间,盯着手机上的那个号码,深呼吸,轻轻点击。

“嘟——嘟——嘟——”

声音使Bucky清醒了许多,他突然有点后悔,我打电话干什么?

人家只是随手帮个忙而已,两个人吃了个饭纯属善意,又不能代表什么,我这么一解释感觉我多在意对方心里自己的形象似的。

虽然是真的。

Bucky叹了口气,决定挂断,却发现Steve恰好接通了。

“Bucky?”电话里Steve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磁性,带着笑意。

“嗯…Steve…”Bucky带着点模糊不清的鼻音,“我想解释一下,我把手机落在出租车上不是因为粗心…额也确实因为粗心,只是因为我那天喝酒了,只是这样,所以——”Bucky舔了舔嘴唇,“你误会了,我没有你想得那么粗心。”

一口气说完之后,Bucky发现自己的手已经紧张到冒汗,他懊恼地觉得自己就像个暗恋着别人的娇羞的小姑娘一样。

“我知道,”电话那头飞快的回复,“我没想到我随口一说的话给你带来困扰了,抱歉,Bucky。”

Bucky没有想到对方这样回答——虽然压根也没想——但这让他有点无措。

“嗯…没…没关系,Steve。”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布鲁克林大学。

“Bucky——”Steve率先打破了沉默,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跟你聊天我很开心,所以想问你下明天晚上还有时间见面吗?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啊?好——”Bucky觉得自己中了对方的邪,不知为何就答应了。

“那么晚安吧,我亲爱的Bucky。”

“晚安…”Bucky挂断了电话,突然意识到对方刚才在说什么。




6.

第二天Bucky去赴约了。

然后呢?Loki表示Bucky回来一脸娇羞的模样过于惊悚他不想再提。




后记:

Loki在很久之后才告诉Bucky,手机其实是他偷偷拿走的,之后这一切也是他和Steve合伙设计的。

Loki拦住Bucky揪他头发的行为告诉Bucky,Steve喜欢你这件事只有你不知道。并无视了对方一脸诧异然后一脸娇羞的表情。


end


【叉泽】这是一个点梗

太太们好,点个叉泽pwp的AU梗。

泽莫平时得罪了很多人,被几个社会痞子看不顺眼给他下了药,关进了一个废旧的仓库里。

朗姆洛恰好经常去那个仓库,在仓库里留下了一些私人物品。泽莫看到了朗姆洛的照片,他一直暗恋朗姆洛,于是看着照片自w。

正自w时朗姆洛进来了,看到泽莫看着自己的照片自w果断决定扑上去把泽莫给上了。

嗯,就这样。期待太太们来领。

重梗纯属巧合,会删除。

补:好像有太太要写了

自我介绍

这里是半烟。

欧美/二次
HP(FB)/漫威/中土/历史/MHA/APH/MLP

——多数是新人,打上也不一定会写

GGAD/德哈/斯莉/罗赫/双子/斯卡曼德兄弟/卢唐/犬狼/锤基/盾冬/铁虫/斗奇/叉泽/贱虫/绿寡/幻红/星卡/EC/狼队/AB/胜出/上耳/花夫妇/初恋组/米英/仏英/恶作剧组/南北组/桃包/易廖之钟

【AB是阿拉贡×波罗莫,冷圈5555我永远爱AB只要你吃AB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杂食,无对家,欢迎安利

·鸽子精,起名废,文风多变

·文笔差劲,ooc多,私设多

·重梗有可能,一些文字和其他文章有重复也不是没有可能,提醒后可能会修改,但抄袭是不可能,饿死也不会抄袭,用人品保证不会抄袭

·禁止私自转载

·偷偷表白黑羽霞子和宫卿太太

·拒绝一切抄袭

·不要脸请求蓝手红心评论和关注

以上。(鞠躬)

【锤基】梦境

·写到绝望,烂尾了

·各种私设,ooc,虐向,颤颤巍巍打锤基tag

·重梗有可能,一些文字和其他文章有重复也不是没有可能,提醒后可能会修改,但抄袭是不可能,饿死也不会抄袭,用人品保证不会抄袭

·禁止私自转载



1.

这么多年历经风雨,九死一生,洛基觉得这一次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快要不能呼吸了。

一只紫色的大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渐渐收紧,呼吸被一点一点地夺去。因缺氧而意识朦胧,眼前仿佛有一片水雾笼罩,却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一张紫色的大脸。

灭霸,他恨死这个名字了。

不远的地方是自己的哥哥,索尔,一头金发却并没有往日的风光,被禁锢住,还在傻傻地试图挣脱。他好像在说些什么?洛基已经不在乎了。

他了解灭霸的习惯,杀死一半。或许自己的牺牲能换来索尔的存活吧。

索尔这个傻瓜,他最后还是没有明白。

意识渐渐失去,最后一句话好像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瞬间成了黑色,令人心生恐惧的黑。

洛基,所谓的九界第一法师,邪神,就这样败在了大意上。

真是讽刺呢。


2.

洛基——洛基——

好像有人在呼唤我?

洛基猛然睁开了眼。

眼前是金碧辉煌的宫殿,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却豪华得难以置信。一张大床摆在中间,柔软的被褥似乎只是看起来就使人放松。每一个角落的一尘不染和书架上的整整齐齐足以看出卧室主人的精致细心。眼前空无一人,刚才的呼唤仿佛这是从未存在过。

这里是…自己的卧室?

我没死?

邪神的大脑突然转不回来了。

意识拉回眼前的场景,窗外微微透过光亮证明了清晨的到来。

自己不但没有死,刚才的一切不过是梦境而已。

眼前的场景向洛基的大脑传递了这样的信息。但是枕头上未干的泪痕还是让他觉得这一切都美好得不真实。

无所谓了,活着就好。邪神这样安慰自己。


3.

条件反射的,洛基想去寻找自己的哥哥。

这个时间,可能在吃早餐?

偌大的餐厅与豪华的宫殿形成了相同的风格,精致的桌椅,美味的佳肴,偏偏没有索尔的存在。

还没醒吗?洛基拉来一旁的椅子坐下。他回想起他们那时还小,索尔依旧是那个不拘小节的模样,因吃相太丑而被奥丁狠狠批评。弗丽嘉一边温柔地为索尔擦去嘴角的食物残屑,一边安抚着奥丁。

洛基惊觉自己盯着椅子出了神,一段时间过去了,索尔却还没有来。

也许我来晚了?


4.

洛基来到了后花园。

微风和煦,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刚刚好的阳光,刚刚好的温度,刚刚好的草木,像是大梦初醒。

他们曾在这里玩捉迷藏的游戏。洛基变作一条绿色的小蛇藏在离入口不远的草丛中,看着索尔傻傻地兜兜转转,一边呼唤洛基的名字一边急得满头大汗。洛基悄悄爬到索尔身后,顺着腿爬到了索尔的左手上,索尔大叫了一声,差点把洛基甩飞。小邪神迅速变成了原来的样子,跌倒在地上。索尔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伸出手,将洛基拉起来。蓝色的眼睛像蔚蓝的深海,满满的简单利落。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奥丁曾说过索尔的眼睛包容世间万物,此时洛基才终于明白。他就这样的盯着那一双眼睛出了神,那时那刻,好像有什么事情在悄悄转变,最后伴随着洛基的一生。

——怎么又走神了?洛基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个梦境扰乱了的注意力。

一定是这样。


5.

洛基来到了图书馆,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弗丽嘉。

这位神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捧着一本书,洛基看过,那本书探究了生命的奥秘。书上说,战死的勇士会来到英灵殿。

我大概是没有这个殊荣了呢。那时的洛基这样想。

“妈妈…”洛基轻轻唤着母亲。弗丽嘉抬起了头。

“您知道索尔在哪里吗?”

神后伸出手示意洛基来到她的身边,洛基走过去坐在了弗丽嘉旁边。她抚摸着洛基的黑发,温柔仿佛溢出了她的指尖,怜爱地看着小儿子略显苍白的脸:“索尔正在中庭和他的朋友并肩作战。”

什么时候的事?洛基皱眉,枉我等了他这么久。轻叹一口气,向母亲道别后走出了图书馆。他身后的弗丽嘉浅浅地勾出一抹微笑,眨了眨眼睛。


6.

陷入失望的小王子闲来无事转来转去,到了彩虹桥边。当初的自己于这里起步,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寒冷,黑暗,恐惧,未知,无助,往日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如果有一个改变过去的机会,他大概就不会去往彼方。他厌倦了这种不甘,还不如不去做选择。

往昔已逝去,幸好他们最终接纳了自己。

“洛基。”转身,对上了一双复杂的眼神,是海姆达尔,他咽了下口水。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这么勇敢。”

——啥?

“无需遗憾,我相信吾王会替你报仇的。”

——洛基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我相信中庭的那些人会和他一起杀死灭霸的。”

——什么?

洛基感觉耳边嗡的一声,擦了擦眼睛。

“这…这里是哪?”

海姆达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这里是…”

“英灵殿啊。”